近日,部分基金公司收到证监会的最新产品申报要求,提出拟任基金经理与督察长承诺产品不存在挂名行为,已经进入申报环节的产品则需补充这一材料。随着产品数量越来越多,迷你基金大批出现,部分基金经理“挂名”问题正成为基金经理与基金销售之间越来越明显的矛盾。  基金经理“挂名”现象主要存在两种情况,一种是多人共同“挂名”单只基金,但这些基金经理并非都参与基金操作,外界难以分辨实际操作的基金经理;另一种情况是,操盘人不具备基金经理资格,需由基金经理挂名。目前看,“挂名”现象虽然存在,但并未成为行业主流。统计显示,截至今年7月23日,正式运作的公募基金数量5587只,在任基金经理数量2022人,人均管理基金数量2.76只。单一基金经理制是主流,近3成基金采用双基金经理制,不到5%的基金有3位及以上基金经理。  之所以“挂名”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存在,是因为这门“流量”生意的好处显而易见。对于销售渠道来说,一旦有了知名基金经理“挂名”,基金产品销售时自带“网红基因”,更有可能成为“爆款”产品。毕竟,选基金就是选基金经理已成为投资者共识;对于基金公司来说,知名基金经理“挂名”某些“濒死”的产品,有利于吸引更多资金,提升公司资产管理规模;对于“挂名”的基金经理来说,“挂名”虽然不能直接管理产品,但能增加基金经理自身管理费收入,可谓一举多得。  按照不同方式区分,多名基金经理共同管理一只或几只基金,的确有一定合理性。“老师”带“徒弟”的方式,有助于提升产品管理水平。但如果出现大批量、蓄意“空挂名”,则对行业和投资者危害巨大。投资者奔着明星基金经理而来,却买了“李鬼基金”,业绩自然难以保证;销售渠道虽然得到了短暂业绩增长,但长期必将因欺骗投资者而“露馅”;对于基金经理来说,长期被“挂名”可能影响在行业内的口碑和业绩水平;基金公司虽然短期内可能因“挂名”吸引到驰援资金,但对品牌和业绩长远发展并无多大好处。  要规范基金经理“空挂名”现象,首先要从根本上改变公募基金过度追求资产规模、短期业绩、明星基金经理效应的不良导向,用相对长期的业绩和更科学的指标来重构行业评价标准,让“流量”生意没有市场,各方不再死盯着规模和短期业绩;其次,完善行业评级机构建设,让更多第三方机构参与到基金评价和筛选中来,帮助监管部门和投资者剔除那些“空挂名”的行业“李鬼”;再次,站在大资管行业的角度,监管部门应出台更多配套政策,进一步完善和统一行业资管产品的监管准则、产品管理方式方法,避免给公募基金太多压力,从长远、稳健、可持续的角度促进公募基金行业健康发展。

某只基金在更换基金经理后,很长时间里没有进行任何交易。有人问为什么不操作?该基金经理回答:“我不知道我是这只基金的基金经理。”

据悉,多家基金公司近日收到证监会的最新产品申报要求,要求拟任基金经理与督察长承诺产品不存在“挂名”行为;同时,已经进入申报环节的产品,需补充这一材料。专家表示,无论对行业健康发展,还是投资者权益保护而言,新规均大有裨益。  “挂名”现象普遍  据业内人士介绍,以往在新基金产品申报时,基金公司也需要作出相关承诺,如基金经理需勤勉尽责做好基金投资。但此次证监会明确要求,基金公司需专门对“挂名”问题作出承诺,同时要求拟任基金经理与督察长都必须承诺不存在“挂名”情况。  据了解,当前基金经理“挂名”主要分为两种情况。一是多人共同“挂名”单只基金,但并非都参与该基金产品的管理;二是基金经理“挂名”的产品,并非其本人进行管理。  “基金经理‘挂名’现象较为普遍且长期存在。尤其是一些中小型基金公司,销售更需借助‘明星’基金经理的人气,‘挂名’问题或更加突出。”沪上某公募基金公司组合投资总监对《上海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“‘挂名’现象突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除了销售压力外,也存在相关产品的基金经理离职后,暂时挂在其它基金经理名下。此外,部分基金产品的实际管理人并不具备相应资质,需让有资格的基金经理‘挂名’。”  另一位大型私募总经理则对《上海金融报》记者指出,一方面,投资者偏好投资由“明星”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;另一方面,基金公司在募集销售和业绩的双重压力下,也倾向于把产品交由“明星”经理集中管理。  “一拖多”现象有望得到遏制  统计显示,截至7月23日,全市场正式运作的公募基金有5587只,在任基金经理数量2022人,人均管理基金2.76只。其中,管理1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仅占比15.33%;管理3只及以上产品的基金经理占比达七成;管理5只及以上产品的基金经理占比近五成;管理10只以上产品的基金经理共有335人。据悉,目前管理基金数量最多的基金经理,其当前管理不同类型基金产品合计达26只。  “对于‘一拖多’现象需客观认识,如果基金经理管理的多只产品都为被动型基金产品,如指数型基金或相应ETF产品,则问题不大。因为这些被动型基金产品背后都有相应系统支持,只需根据申购、赎回金额,相应调整持仓情况,‘一拖多’影响不大。此外,如果基金经理管理的多只主动型产品为同一风格,问题也不大,毕竟同种风格产品的管理策略是类似的。”上述私募总经理进一步指出。  “过去几年,新成立的基金公司数量较多,基金产品数量大幅增加,但相应的管理人才储备建设却没有跟上。同时,目前基金经理的流动速度加快,进一步加剧了‘一拖多’现象。”该私募总经理表示,随着新规逐步落实,年轻基金经理有望不断涌现,行业发展速度较快与人才储备培养不足的矛盾有望得到缓解。  “总体而言,新规的实施对基金行业和投资者都是利好。”上述公募投资总监进一步指出,“一方面,基金经理不用担心自己‘挂名’但并未管理运作的产品,可能对自己造成负面影响。另一方面,各基金公司对新基金经理的培养有望更为积极。此外,投资者买基金时,基金经理是其选择产品的重要依据,明确产品实际管理人,有利于投资者进行基金投资。”

这是某资深业内人士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的一则奇闻,背后反映的正是公募基金由来已久的“挂名”乱象。

这一“顽疾”近日引起了监管的关注。记者从多家基金公司处证实,7月23日,证监会下发了最新产品申报要求,要求拟任基金经理与督察长承诺产品不存在“挂名”行为,已经进入申报环节的产品则需补充这一材料。

为何会出现“挂名”现象?有哪些危害?投资者如何进行分辨?

1

五种常见操作

必发365最新登陆网址,所谓“挂名”,是指基金“官宣”的基金经理和实际操盘人有出入。一种情况是,由多人“挂名”的基金,实际上只有部分人在参与操作;另一种情况是,产品挂在某个基金经理名下,操盘的却另有其人。

“‘挂名’行为其实在基金公司普遍存在,背后的原因有很多。”多位公募人士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总结了五种常见的情况:

第一种是为了营销之便,让明星基金经理或者业绩优秀的基金经理挂名。不管是渠道在推介产品或是投资者在购买产品时,首要关注的就是基金经理的历史业绩,其次才是公司实力和产品本身。因此,普通基金经理的产品很难卖得动。

第二种是基金经理刚入职,或者刚从研究员升任基金经理,公司对其能力不太信任,就在一只产品上挂了两位基金经理的名字。如果新人表现不行,就让另一位基金经理顶上去。

第三种是监管对于某些特定产品,比如沪港深基金,有投资年限的要求,由于实际操盘的人不满足任职资格,就会挂一个符合资质的基金经理。

第四种是某些产品因规模缩水沦为“迷你”基后,被当作壳资源做成机构定制基金,按照客户要求做成特定策略的产品,比如打新基金或者纯债基金。这个时候,就会把原来的基金经理和实际操作的基金经理都挂上去。为什么不直接更换基金经理?这是因为合作期过去之后,基金可能还会恢复原来的策略。

第五种是未能通过基金经理资格考试。业内某位读到博士的“学霸”投研总监,曾因第一次参加基金经理资格考试未能通过,将管理的产品短暂地挂在他人名下。有业内人士提出取消该资格考试的建议,理由是“方便一些有能力的人入职,因为该考试无法保证投资能力”。

而无论哪种情况,在法规面前都是借口。

2

支招辨别“挂名”

“基金‘挂名’一直是监管禁止行为,但过去并未得到有效的执行。”上海一位公募人士向记者表示,如今监管提出新的要求,说明事态已经比较严重。

关于基金经理“挂名”行为的负面影响,恒丰泰石董事总经理韩玮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指出,一方面,对于采取多基金经理制的基金,“挂名”现象会导致基金经理权责利不对等,容易出现“吃大锅饭”现象,进而影响基金的业绩表现;另一方面,对于采取单一基金经理的基金,出现“挂名”现象,则会对基金持有人造成误导、甚至欺诈。

格上财富研究员张婷认为,“挂名”会带来三方面的影响:其一,“挂名”会损害基金经理的诚信和声誉,一旦基金业绩不佳或者发生踩雷,“挂名”的基金经理会背锅;第二,会对基金公司的品牌造成不良的影响;第三,对投资者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,没有保障投资者应有的知情权,也可能让投资者承受额外的损失。

如何分辨基金是否存在“挂名”行为?韩玮认为,可以通过分析基金经理投资风格、重仓品种、仓位变化、路演问答、基金调研、考察是否存在通道业务等方法,来分辨基金是否存在基金经理挂名现象。

据业内人士分析,由多位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或是“一拖多”的基金经理存在“挂名”行为的概率更大。张婷指出,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多只产品如果风格和持仓差异很大,则有可能是“挂名”;另外,一只原本业绩不佳或者规模较小的基金,突然增聘了一位业绩优异的基金经理,而原来的基金经理并未离职,也有可能是“挂名”。

据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统计,公募行业“一拖多”现象较为普遍。截至2019年7月23日,在任的2022位基金经理中,管理3只及以上基金的基金经理占比高达七成,管理5只及以上基金的基金经理占比近五成,管理10只以上基金的基金经理数量高达335人。

必发365最新登陆网址 1

其中,有13位基金经理名下管理的基金数量在20只以上,管理数量最多的是某基金公司债券基金经理,其管理的债券与混合基金数量高达26只。

记者 蒋金丽

相关文章